古剑奇谭专区» 玩家原创 古剑奇谭网络版同人短小说《水颜》赏析

玩家原创 古剑奇谭网络版同人短小说《水颜》赏析

[ 2018-10-10 12:00:51网友评论0 来源:好好吃的火锅 作者: 进入论坛]

  这篇每个人都有缺点,每个人都不是伟光正,选材仍有借鉴古网故事。

006ai9hZly1fvyrie1cgkj318g0qo102.jpg

  "女人就是水,你越是惯着她,她越是放肆。我来告诉你怎么把女人牢牢抓住在手中。"

  "哦?舅舅你讲讲。"

  "训狗知道吗?先饿它几天,在给它送上一块肉,长此以往,你就是狗的救世主。"

  "对女人也是这样。"

  "小舅舅,说起来你多久没有回家看看了?颜昼她也独守空闺将近3个月了。"

  "怕什么?她的性格我最了解不过,还能变心?我老是和她处着,腻。"

  "所以说小舅舅就准备晾着她喽?"

  "回去再给她浇点水,她就依旧对我死心塌地,不怕。侄儿我看这个时辰,我有点忙,过后再说?"

  "那小舅舅再会。"胡证楠抱拳,目视着胡之淼走进了闻香楼。

  这闻香楼的女人最为出名,她们一个媚眼就勾得男人神魂颠倒。踏入这闻香楼,脂粉味道迎了胡之淼一脸,他熟练地找了个座位坐下。

  "两钱花生豆,再来壶上好的桂花酿。"

  这闻香楼的美人,声美人也美,啧啧,带劲。胡之淼环视一周,盯上了坐着默默喝茶的女子。

  青春,秀美,这气质和他娘子年轻的时候简直像极了。

  虽说他好吃懒做,但皮相真不差,好多女子白白给他送上钱花。他眯着眼睛,拿起桂花酿,坐到这女子的身旁。

  "这闻香楼的桂花酿最是迷人,一闻感觉十里桂花香如蜜。"

  "哦,是吗?我对酒敬谢不敏。"

  胡之淼挪近她,撑着胳膊望着她桌上看。"姑娘,你这桌上是何书?可否让我瞧瞧?"

  "都是些闲书,自己看着玩的,如果你想看,外面书摊100银一本,随便看。"

  "姑娘,你这语气中满是敌意,我可是招惹了你?"

  "哦?你一个大男人来这闻香楼还能做什么?自己身上一股狐狸味,还怪别人瞧不出来。

  手段低级,段数差的要命,除了一个脸蛋,啥都没有,你这种吃软饭小白脸趁早别祸害别人了。"她坐得端正,脸上的嫌恶不由言表。

  "我只是想和你做朋友,你把我想得太恶劣了。罢了,罢了,我走还不是。"胡之淼倒是不气,他拿起酒瓶坐回原来的位置。

  往往这种反抗越激烈的女人最后都会死心塌地地爱上他。驯服一头骄傲的貌似看穿一切的女子可比能随意摘下的野花有趣多了。

  时间还长,不急。

  他摇晃着酒杯,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个注意着他的跳舞的女子。胡之淼对那个舞女笑了,舞女莞尔一笑。

  那晚胡之淼泡到个跳舞的姑娘,两人你侬我侬,在帐中说了不少贴己话,红烛暖帐春宵正好。

  舞女的身上有着个香囊,闻起来格外香甜。

  情到浓时,胡之淼咬着舞娘的耳垂,又软又糯,和他媳妇的差不多。

  第二天天亮,胡之淼睁眼,窗外飘蒙蒙细雨,已经是雨季了,他起身穿衣。

  床上的舞女也坐起,打理稍显蓬乱的秀发,她一边梳着头发,漫不经心说道“3000金。”

  胡之淼回头问道“什么?”

  舞女开始皱眉,“给钱啊。”

  “这种事情两情相悦,给钱就俗套了。”

  “谁和你两情相悦?你开玩笑呢吧。”舞女起身,拉起帐子里的铃铛。

  “铃铃铃”铃声像催命符一样,他玩女人行,给钱绝对不行。

  “?”胡之淼一听,快步向窗口走去,去发现窗户处有结界,他闭眼,出掌。

  怎么使不上劲?

  舞女抱胸冷笑,“公子别白费力气了。”

  胡之淼攥拳,面上强忍着波澜不惊。“美女,这价钱有点贵啊。”

  “嘭。”此时推门而入的是个大汉,身高两米,胳膊上的肌肉和石头一样。

  “给钱。”大汉把玩着手中的榔头,“不然...”那榔头看起来有20斤。

  胡之淼回以微笑,“好吧。”

  舞女披好外衣,拢了拢秀发,“公子请吧。”胡之淼向前走,用细长的手指摸了摸舞女的脸蛋,舞女也任他摸。“那这种情况我也只能听宝贝的。”

  大汉别过脸,当做没看到。

  “噗。”一只黄色的狐狸绕过大汉,它从门口飞驰而走。

  “!”

  “去追啊!”舞女气极。

  【番外】

  此时江都城一间房子中,一名女子正温着茶,茉莉茶香很是好闻。

  这女子墨发及腰,一根素色的发簪随意地别在发间,女子伸出素白的手拢拢几根碎发。

  “颜昼。”

  “叫我小舅妈。”颜昼抬眉,把手中杯里的茶倒掉。

  胡证楠身穿黑色紧身,显得既精神又干练,他不理颜昼那茬。“颜昼,我派的女子身为天罡太过正直不懂变通,她身边的那个男性同伴倒是不错,要不让那个男人化成派的女子?”

  “好啊,都听你的。”颜昼倒了一杯茉莉花茶,她起身放到了胡证楠身旁的茶几上。“小楠,那里有一杯茶,小心烫。”

  “颜昼。”

  “叫我小舅妈。”

  “颜昼,已经是第二天天亮,想必小舅该中仙人跳了,你说他该怎么凭着自己的姿色来躲避这重债?”

  颜昼轻轻一笑,拾起杯子看着淡黄色茶水的波纹,“窗户出不去,门口有打手,唯一可以威胁的就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

  但是她只爱财,且她身上的香囊可以抵制狐妖的魅惑术以及狐妖的术法,除非”

  “小舅化回狐狸跑走。”

  “没错。”

  “这长安城他应该暂时回不去了,且他甚是喜欢美人,盈花寨的狐妖们对他来说是个不错的选择。”

  “不过,他已经三个月没有回过江都城,所以他还有可能回来。”颜昼饮了一口茶水,江都水甘甜,饮起来甚是不错。

  “但凭着你小舅舅的性子,现在怕是担心自己上了影煞追杀榜,这人多的江都城他也不会回来。”

  “可是他遇到了仙人跳,还能相信女人?”颜昼摇头轻笑,“喜欢玩女人,喜欢没有报酬地玩,

  真当自己是龙傲天?全世界的女人都爱他?没那么多好事给他。我想我要对你说实话了。”

  胡证楠喉咙一紧,她到底想要做什么?他其实就是想帮颜昼教训教训小舅舅,随意地欺负一下,别的都没想过。

  “报复最好的方式不是杀了他,而是身边最亲近的人笑着捅了自己。他是这么对我的,动刀子太费劲,

  我更喜欢当个旁观者给凶手送上刀。”颜昼又笑,但毫无悔意“抱歉啊,小楠我利用了你。”

  胡证楠猛地起身,走到颜昼身边拉起颜昼,他劲很大,痛的颜昼的手腕都青了。“你说!怎么一回事?”

  “舞女的香囊是我亲手配的草药,不仅能封住对方术法还能消耗对方亲密者的修为。若是他重新化成人少说一年,多则两年。”

  她的眼睛清澈,盯着她的眼睛,胡证楠感觉到了寒意。他原本以为颜昼只是对小舅舅出轨的行为感到不满,

  他可以帮着教训一下,没想到他胡证楠竟然帮了这个恶毒的女人害了他舅舅。

  “你真卑鄙。”

  颜昼大方承认,挣开胡证楠的手。“是啊,我是卑鄙。可是他就不坏了?我赚钱养家,我伺候家务,我服侍他,我待他百依百顺,可我得到了什么?

  一间偌大的房子,一盏枯竭的红烛,一颗苍老的心。女人的青春有几年,你们狐妖岁数长久,可以长命百岁,我已经30了,三十而立,我没孩子,

  我什么都没有,我受伤了我不能让他痛苦两年?不过是两年,对于你们狐妖来说能有多久?我18岁嫁与胡之淼,过了两年美好时光,剩下的时候他都在外面花天酒地。”

  “你这些悲惨经历和我舅舅的命相比哪个更重要?你不知道野外有危险?我舅舅出了事情,你就是凶手!”

  “小楠”颜昼盯着他的眼睛,开口说道“真的危险吗?你拍着胸脯告诉我。我的悲伤呢?和别人说,他们说要我忍!凭什么!我要忍?

  我小时候不是宝贝?为什么对着个已经变心的男人,我不能报复,不能让他痛苦!我就值得白白遭受这一切?我变成这个样子是谁造成的?是他!是胡之淼!”

  胡证楠对着颜昼的脸就扇了过去。“啪。”

  颜昼的簪子掉到地上,碎成了两半。“是你看不过去,说来帮我的,现在又站到佛祖视角来教训我?你没有经历过,就别乱下评论。

  是胡之淼真的受伤了?还是掉进陷阱了?看看你这副面孔,带着悲悯让人想吐。”颜昼回过一个巴掌,“你凭什么打我?你算什么东西?欺负长辈,有没有教养?”

  胡证楠觉得颜昼已经疯了,他转身往门外走,顺便狠狠地关上了门。他遇见的两个,都是什么?都不可理喻。

  可是胡证楠该去哪个方向?从哪里能找到他的小舅舅?胡证楠茫然无措,烟雨飘然而至江都,他的发丝粘上了雨珠,他失神地在大街上走着,

  不知不觉就来到了寺庙,他在檐下躲雨,一旁念经的方丈睁眼,“施主,请进。”

  “谢谢。”胡证楠在大殿外面跺了跺鞋子上的泥。

  一进大殿他仿佛觉得心中平静,他跪在垫子上磕了个头。

  “施主很有佛缘,我这里有本佛经,施主可以看看。”方丈走过来,递过手里的佛经,胡证楠连忙接过,“多谢方丈。”

  “施主请随意,贫僧还有事情。”

  胡证楠恭敬地行了个礼。

  大殿外面仍在下雨,外面的雨随风吹进大殿,胡证楠坐在地上翻看着佛经,内心像被洗涤一般。

  颜昼关窗,又温了一壶茶。

  奔跑的狐狸迷失在草丛中,它不知道该去何方。​​​​

点击进入论坛参与原帖讨论 >

游戏前瞻